WAN TING HSU

很多年不跟世界討生日祝福了。

故作輕鬆地提到了天皇,其實是在討祝福。記得大約是在大一還是大二的時候,我就把自己在Facebook上面的生日資訊給隱藏起來。「我自己那麼不會記住別人的生日,多尷尬啊。」「靠著Facebook的提醒來給生日祝福,多沒誠意啊」很多像是這樣的小心聲存在。

但是現在卻有一點改變了。或許跟疫情有點關係吧,或許跟TWYCC和研究所期間自我質疑地度過這些日子有一些關係吧,也或許是因為這段時間跟平楷一直遠距離的支持著彼此的過程有關係吧。很多感觸漸漸地在某些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浮上來。所以開始意識到討祝福的意義,給予祝福的意義。

仍然會有自卑與歉疚與質疑的時刻,但嘗試不讓這些情緒綁住尋求支援的手。因為發現了很想守護的東西。因為感受到很想珍惜的關係。為了要繼續地去珍惜以及守護這些事情,所以學習討祝福。所以學習討擁抱。

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知道認知到它很困難跟感受到它很困難是兩回事。因為知道,所以先積攢一些祝福跟擁抱起來,陪伴我們度過那些更困難更有挑戰的時刻。

原來在虛實交錯的社群網路討祝福是這種感覺啊。矛盾地想著「一句生日快樂也就這麼輕鬆容易」矛盾地想著但是好謝謝你阿,我閱讀的時候就覺得很感謝了。不過仍然想要繼續練習數位極簡主義以及脫離社群網路XD

謝謝祝福。也想把我的祝福傳達給每一個你

無論在哪,發生什麼,我們是能夠互相聯繫,互相接住的

我想給你一個擁抱和很多個擁抱。如果你暫時忘記自己有多好,不要擔心,我還記得,也有很多人還記得,然後我會提醒你你有多好。就像你一直提醒我的那樣

寫了一堆缺乏前後文脈絡的文字。管它的。反正是我的個版

我要寫起來給未來的自己看

我對昨天選舉結果的一些看法

保守勢力在反撲,但改革力量也確實在累積。 先說結論,我覺得這些是接下來我們該做的事情 需要揭露中國到底如何介入台灣的選舉,資金流向,假資訊的操作方法,需要揭露、需要證據,而且需要讓主流媒體報導,在2020年總統大選之前。讓更多選民看到 需要更多的年輕人或是改革勢力 (我所謂的改革勢力指的是重視民主、人權、生態的相關黨派或是參政人士),進入地方上深耕,在全國慢慢地培養出第三勢力。2020需要更多的進步力量進入國會。 平權公投,我想接下來應該會嘗試打公投無效的訴訟 (基於全國傳出的投開票作票行為),還有向大法官申請10案、12案公投違憲。此外,明年5月開始,依據大法官的釋憲,行政機關應該要受理同性伴侶的結婚登記,屆時可能會有多場的行政訴訟。因此這段時間,必定還會需要很多的動員。運動果然比的是氣長。 關於中選會 很多人在罵中選會,但我認為他們沒有那麼可惡,頂多是不夠有經驗。我認為中選會這次犯的錯誤主要是對公投主文的審查不力,因此使得不應該付諸公投處理的人權議題也成案,以及主文內具有許多雙重否定與法律用詞,造成許多人的混淆。因此,我想中選會可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才針對主文進行以下幾點的審查。是否讓選民易理解、是否在法律上具有可行性、是否有違憲之虞等。

WAN TING HSU

WAN TING HSU

我想離開 facebook、我想更用心記錄生命中的片刻與感觸、我想擁有更廣、更深的關懷與洞察力。一切就從寫字開始吧。